“我不知道。”

沈昭慕将这块布收起来,没有还给他们。

淡定地望着他们,道。

“你撒谎。”

南茜笃定地盯着他的眼睛,道。

“你爱信不信。”

沈昭慕说着,不躲不闪地和她对视,随即越过他们。

“你们往前走是碰不到恶龙的,如果恶龙真苏醒,我不早死了?”

他略带嘲讽地说着,但在越过阿尔文时,后者忽然伸手拉住了他的胳膊。

“沈,你怎么了?”

阿尔文蹙着眉心,有些不认识沈昭慕似的,问。

“什么怎么了?”

沈昭慕看了眼他拽着自己胳膊的手,冷淡地又抬起眸,反问了回去。

盯着他这冷淡的眼神,阿尔文怅然若失地松开手。

他一向心思简单,所以不太明白,这是为什么,这半年来,他的朋友到底经历了什么?

“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……”

“没有,只是不想陪你演戏了。”沈昭慕冷漠地回着,“你是院长的儿子,为了能在学院待下去,我不得不讨好你。但我发现这个所谓的学院,从来都没有接受我。

哪怕成了你的跟班,你叔叔一句话,我就被丢出来,成为献祭恶龙的祭品……而你出门,你父亲会给你最好的老师,最强的伙伴,以及最好的法器。

我们这样的人,根本没法做朋友。”

随着沈昭慕一句一句地说下来,阿尔文的脸色也愈发难看。

他好像第一次正视到,原来他以为的真朋友,但在对方心中,根本就不是这样。

他们的志趣相投是对方的蓄意讨好,他们的患难与共是对方的无可奈何。

而不公平只要存在,沈就不会觉着他们是朋友。

“我理解你的心情,但我还是很愤怒——”

阿尔文握着拳头,扬起,直接对着沈昭慕的脸便挥过去。

一双眼瞪得眼角微红,像是一头豹子。

“我真心当你是朋友,没想到你根本就没把我当朋友过!”

沈昭慕硬生生挨了这一下,抬手抹了下唇边的血渍,吐出血沫,阴郁平静地望着愤怒中的阿尔文。

“这一拳,算我还你的。”

他丢下这句,转身便要走。

“等等。”

南茜拉住激动的阿尔文,她冷静地看着沈昭慕的背影,忽然道,“我们有屠龙剑,你如果回心转意,我们还能一起杀死恶龙,但如果你就这么走了,安格斯学院便会将你除名!”

在魔法大陆,被安格斯学院除名的魔法师,地位低下,像是过街老鼠,不会得到尊重。

比那些流浪的魔法师还要卑微。

沈昭慕本想说他不在乎,只要足够强,除名又如何?他不需要同伴一起对抗谁,他可以单打独斗,甚至以后自创学院。

但是,“屠龙剑”这三个字,叫他不得不停下来,他转过身,视线扫过这群人,最后目光落在阿尔文背在背上,被黑色的布包裹着的长状物。

视线停留了一瞬,忽然扬起笑来,一如从前的那种温和礼貌。

“好啊,早说,你们有制胜法宝,我还怕什么,当然是和你们一起屠龙,威名远播了。”

他转变太快,阿尔文有些跟不上,疑惑地看着他,“你说的是真心的吗?”

“我想站在最高处,试试你们这些出身高贵自命不凡的贵族,是怎样被敬仰的。”

沈昭慕露出一个不符合这个年纪该有的笑容。

眼见阿尔文还想说什么,南茜立即抢白,“好,我们让你同行,但如果你敢耍花样,我一定对你不客气。”

阿尔文有些不理解地看着态度忽然转变的南茜,就像是不理解变脸的沈昭慕一样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